The Planet

金毛和哥哥乃人间宝藏

【白魏/拉花】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 03

白拉普19 × 魏花匠22


年龄和成就上可能有点出入。


默认两人年龄差三岁,拉普一步步成为明星。


【不会做链接,前文走主页】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就渣文笔ooc预警。




——————————————————


魏花匠起了个大早,抱着熬夜找的一摞资料坐上了去白拉普工作室的地铁。


他今天穿了件蓝白撞色的衬衫,配上一条黑色牛仔裤和小白布鞋。

简单干净的装扮像极了刚毕业的大学生。

——虽然年龄上来说确实如此。


工作室离花房不远。可以说是只有几站地的距离。

魏花匠下了车,赶在八点二十五分来到了工作室楼下。


他有些犹疑的走进看似把守森严的大门,出乎意料的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一旁的工作人员注意到他,走上前恭敬的问道,“请问是魏花匠先生吗?我们老板正在里面等您。”

“啊…是,是我。”

魏花匠应了下来。有些忐忑的跟在工作人员后面。

她将他领到一扇门面前就离开了。


魏花匠做了个深呼吸,抬手正要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白拉普穿着训练服站在他面前。

阳光从背后照过来像是为小王子渡上了一层金光。


刚训练完的小孩儿笑了笑,露出了少年特有的朝气,一把将他拽进屋内。


“哥哥你迟到了两分钟哦。”

魏花匠赶紧低头去看表。

“不过没关系,正好我也刚结束早训。”

白拉普心情颇好的揉了揉魏花匠的顺毛。

他今天的装扮看起来格外惹人喜欢。


“我去洗个澡。你在这里转转,先挑出几个方案。等我回来看。”

在人目光的注视下,白拉普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放在他头顶上的手。


待他洗漱完换了一套跟人风格极为相似的衣服回来时。

魏花匠已经在桌上整理好了可行的方案。


“嗯…我该怎么称呼你?白…白老板?”

见人回来魏花匠抬手招呼他过来坐。

却突然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


小王子眯起眼睛,显然是对这个称呼极为不满。

“叫我白拉普。拉普也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吗?”

“不,不是。我当然知道你叫白拉普。我这不是…怕有点冒犯…”魏花匠清了清嗓子,在人愈发危险的目光下果断选择闭嘴。


他看着坐到自己旁边来的小孩儿,赶忙把手上设计的方案递到人面前。

“那个,拉普?你看这几种方案你比较喜欢哪一个?我个人倾向于这套。后现代都市简约风,主要以蓝白黑三色为主的。很日常,也是现在年轻人常用的。”


白拉普盯着人一开一合的嘴唇,思绪不知道怎么就飘远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将目光收回到资料上,故作镇定的应和着。“哦,啊。还行吧。这套是不是有点儿普通了?你知道,我想要那种有设计风格的,而不是一个普遍意义上的办公室。”

“那样的话,我也有两套非常喜欢的。”魏花匠顺从的在材料中翻找着,抽出两套设计方案放在人面前。“一个是,偏西方玄幻宫廷风的,有点魔法的感觉在里面。很贵气也很符合大明星的气质。”

白拉普看了看那套方案,觉得还算是可以。

就是用起来未免觉得有一些高调,到处都透着一板一眼的规矩感。


“这套还可以吧。还有没有别的了?”

魏花匠皱起了眉头,显得有些为难的样子。

他的手指纠结的绕了绕,拿起桌上最后一套方案轻声道,“其实还有一套…是我昨晚自己琢磨的。

——‘小王子的B-612’。”


他翻开设计册,很明显的上面都是改动的手稿。

不算太流畅的线条下画出了以《小王子》的星球为主题的一个设计方案。


飞机样式的桌椅,疯长的猴面包树,麦田里的小狐狸,还有屋子中央茶几上用玻璃花瓶罩着的玫瑰花。

孩童与大人的世界交错,像极了要探索世界的小王子终究要回到的港湾。


白拉普看向有些不安的人,修长的手指敲敲封面。

“就这个了。”

魏花匠惊讶的抬起头来。

“我很喜欢。”

“你…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这个设计是我昨天自己搞的,没有先例做起来可能会非常耗时间。”

魏花匠翻动这那一摞设计稿,仿佛是要从里面再找出来些什么东西来。


“时间长?时间长好啊。”白拉普在心里暗爽了一下,面上倒还不显,摆出一副大爷样沉声道,“你是不相信我的审美眼光还是不相信我找人来装修的能力?

总而言之,慢工出细活。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这一段时间可能得经常过来了。”

“那倒没什么。我又不是那么忙。”


自己的设计稿被人肯定了,魏花匠还沉浸在喜悦之中。

他慎重的收起那一打材料,侧头对人扬了个笑脸,言语之间都透着一股轻快的味道。

“放心吧大明星。哥哥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设计。但是我有信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白拉普高冷的“嗯”了一声,有点痛恨阳光换了方向。


——竟然没能落在魏花匠刚才的笑脸上。

门口传来助理催他时特有的敲门声,他看了眼表,头一次感慨时间过得漫长,竟然都不够留他下来吃顿午饭。


魏花匠听出了是有人在叫他,连忙起身同人告别。

“是不是要去忙了?你放心,我今天回去一定好好完善这个设计稿。到时候你把装修队的联系方式给我,保证给老板上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白拉普点了点头,慢吞吞的起身,注意到了人眼底的疲惫。

他虽然很想找个理由把他留下来,但这当不当正不正的时间确实没什么话好讲。


他为这件事皱起了眉头。表情看起来确实很像担心员工干不好活的老板。


“那你先把电话给我吧。回头我让助理跟你联系。”

魏花匠不疑有他,报出自己的电话号码就转身离去了。

没有注意到的是小王子留恋的目光。



白拉普走去化妆的时候在窗边驻足。

天知道这片刻的闲暇要用多少工作来弥补。


他又想起了以前晨跑时魏花匠在店门口忙碌的身影。


小王子有些泄气的拉上窗帘。


——“我希望我的玫瑰花只能为我开放。”



【tbc】

【白魏/拉花】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 02

白拉普19 × 魏花匠22

年龄和成就上可能有点出入。

默认两人年龄差三岁,拉普一步步成为明星。

【不会做链接,前文走主页】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就渣文笔ooc预警。


——————————————————

这还是白拉普第一次出现在魏花匠面前,

没遮没拦的,像是丢掉了盔甲的孩子。


似乎是看出了客人的紧张,

魏花匠善解人意的把他带到花店的小沙发上坐好。

并给人沏了一壶飘香四溢的茉莉花茶。


白拉普窝在沙发里嘬着茉莉花茶,

装作观察花店的样子偷偷打量他。

魏花匠没有太在意,也许总有顾客向他投来各种各样的眼光。

他低头在柜台上写写画画,又包起一束绿白色的月季打下漂亮的蝴蝶结。

他把那束花还有自己制作的小卡片捧在怀里,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最后半蹲在白拉普面前。


“你的衣服上有nznd的团标哦。”

魏花匠笑着拆穿了白拉普的真实身份。

“你不用骗我这是粉丝同款。粉丝才没有这样的同款。”


白拉普无话可说。只是有点恼羞的红了耳廓。

他双手不自觉的向上抬起护住了脸颊,目光乱瞟不知道是不是应当否认或者起身逃离。

魏花匠看了看不自在的小孩儿,弯眸把这一束花递到他手中。

“绿色的月季代表纯真,简朴,还有赤子之心。”

白拉普放下了手,低头看向手里的花,有些疑惑的等待他的下文。

“嗯…我不太会说话。”魏花匠深吸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又开口道,“虽然…我不知道成为明星要经历怎样多的困难。但是我希望…不,应该说是我祝福。我想要代表你的众多白米饭中的一小部分。祝福我们的小王子能够永保一颗赤子之心。”


魏花匠抿抿嘴,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他感受到白拉普的沉默,又急急的解释下去。

“嗯…对…对不起,自以为是的说了很多话。因为我知道你可能曾经也收到过我的花。有段时间nznd的团员总是进来买花来着。如果这些话冒犯到你我很抱歉…我只是希望你能加——”


魏花匠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白拉普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

心跳声很大,可……真的只是自己的吗?

魏花匠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白拉普松开了。


小王子捧着那束月季,脸上的笑带了点说不出的意味。


他起身把还蹲在地上的人拉起来,

扣上那个暴露他身份的衣服,眼神认真的看向花匠。


“花我收下了。我最近想把工作室进行整修。看你门口的牌子上,你也接场地布置的活是吗?”

魏花匠愣愣的点了点头。显然还在刚才的拥抱里没有回过神。

白拉普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标准耍帅的微笑,压低声线开口道,“我觉得你这儿不错的。多付你点工钱,愿不愿意上门替我的工作室做个造型?”

魏花匠眨眨眼睛,摇摇头拒绝了。“不——”

白拉普脸上瞬间挂相。“不是,不是不去。我是说,不用多付工钱。我愿意去帮忙。”

魏花匠侧头对他笑了笑,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那我需要几点过去?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白拉普清清嗓子,又摆出一副怀柔酷guy的架势,

装作不经意的掏出手机点开二维码递到人面前。

“昂这个我还没想好。你先加了我微信,回头咱俩细聊。”

“好…好的。”头一次加自己偶像的微信,魏花匠手忙脚乱的扫了好几次才把微信加上。

他紧紧攥着自己手机,好像生怕人下一刻就会反悔一样。


“那么紧张干什么?”白拉普看着人紧张的小动作,心里倒是也软成一团。

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是为了维持自己酷帅狂霸拽的形象。

小孩儿仰脸用霸总的口吻命令道,“事先说好,明天上午八点半来我工作室。地址我发给你了,带点装修设计图过来。”

“还有,我的微信和工作室地址都是私密的。我来过这儿的事儿……”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我发誓。”

魏花匠急急的打断了对方的话,就差没有当场签字据打合同了。

白拉普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抱着月季推开花店的门。


“那就明天见了。花匠哥哥?”

“??明…明天见…”


【tbc】

【白魏/拉花】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 01

白拉普19 × 魏花匠22


年龄和成就上可能有点出入。


默认两人年龄差3岁,拉普一步步成为明星。



私设花房在拉普回家必经的道路上。


拉普在没出道之前就对花匠动心已久。只是一直不敢开口。


如果这些您都能接受…那就渣文笔ooc预警。


以下,是瞎di di写的开始。

——————————————————


白拉普,

今年19岁。

作为一个励志要在偶像事业上闯出一片天地的怀柔酷guy,

最近有点苦恼。


原因是这样的。他住的公寓旁边开了一家小花房。

小花房其实不算小,里面的装修漂亮,风格明快。

老板是一位穿着格子衬衣,挂着米色围裙的花匠。

花匠每天都会早早的打开花店的门,戴上一顶插了鸡蛋花的小帽在门口的黑板写写画画。

老板性格非常开朗,身上总是染着一股花香。

他笑起来,嘴角就有两个甜甜的小梨涡,

像噙了蜜一样窝进人的心坎里。


身为一个年轻的练习生,白拉普的作息总是很不规律。

有时公司的排练时间下来,回家已近夜半。花店虽然关门了,门口却还是留着一盏小灯。

有时早起出门跑步,薄雾笼罩下花店的风铃也是早早就开始作响。

“那个老板好像就住在那里。”白拉普心想。

“这盏灯就像是给归家的旅人留的。”

他曾因按耐不住好奇而武装的严严实实溜进花店。

却在对上人干净的眼眸时落荒而逃。


——“这样太不酷guy了。”

白拉普一边唾弃着自己的行为,一边在早晚都从花店前面若无其事的经过。

透过花店透明的玻璃窗,花房里的花匠总是安安静静的忙碌着自己的事。

有时在编一个漂亮的花篮,有时在捧着一本书细细的钻研。白拉普甚至还见他打造过一个花架,心灵手巧的模样让人欢喜。


就这样看着他吧。

白拉普总是在老板看不到的地方,怂恿朋友进去买一束花。精致的包装和老板亲手制作的鼓励贺卡。

每一次都能带给他前进的力量。


再后来,他熬过了nznd的成团大选。

终于成了红透半边天的新生代优质偶像。

他越来越少回家,回到那个梦想开始的地方。


白拉普面对的光越来越多。

无论是舞台上的追光,还是路人记者无休止的拍照。

粉丝们称他为孤独星球上的小王子。

骄傲自负又带着点孩童的天真。只身闯荡在娱乐圈中,誓要拼出一条血路。


夙愿达成。

小王子却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他的桌上摆着一束粉丝送来的玫瑰花。

不经意间扫过,却发现了一张熟悉的卡片。


他多想告诉大家他心中有一束温柔的光。

那束光伴着花香,在无数个彷徨的夜晚,在每一个失落的清晨,都给了他无尽的勇气和力量。

白拉普终于忍不住了。


他急匆匆的跑出工作室,甚至只是扣了外套的帽子,都忘记戴伪装。

门上风铃发出如往常一样清脆的响声。

柜台前正在忙碌年轻人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枝还未来得及放下的玫瑰花。

他的笑容就跟冬日暖阳一样灿烂。


他说,“欢迎光临。你长得可真像一位明星。”


白拉普捂了捂胡乱蹦跳的心脏。

分不清是因为奔跑还是命中注定。


“小王子遇见了他的玫瑰花。”


【tbc】